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kw2000.com/,热那亚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俄语:Императрица Александра Фёдоровна),黑森和莱茵大公国阿历克丝郡主(德语:Viktoria Alix Helene Luise Beatrice Prinzessin von Hessen und bei Rhein,1872年6月6日-1918年7月17日)或称圣亚历山德拉,是俄罗斯帝国最后一位的皇后。她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女,虽然出生时被取名为阿历克丝——她母亲姓名艾丽斯的德文发音,热那亚但是在由东正教教堂受洗后,她按照俄国宫廷传统,改名为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

Viktoria Alix Helene Luise Beatrice Prinzessin von Hessen und bei Rhein

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最为人所知的是她是俄罗斯帝国的最后一位皇后,她也是著名的血友病基因携带者。同时她也支持以专制手段来控制国家。她与俄国神秘主义者拉斯普廷的关系也是她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黑森和莱茵大公国的阿历克丝郡主生于德意志帝国黑森和莱茵大公国的达姆施塔特(Darmstadt)。她的父亲是黑森和莱茵大公路德维希四世。她的母亲爱丽斯公主,是维多利亚女王的次女。她在1872年7月1日由路德派教堂洗礼,并与其它四名姊妹一同取得母亲的姓名。爱德华七世亚历山大三世都是她的教父。

1878年阿历克丝6岁染上白喉,兄姐和她虽痊愈,但母亲和妹妹玛丽却因此病故。过后和一兄三姐一齐被外祖母接到英国居住和受教育。她与她的外祖母维多利亚女王相当亲密,时常被认为是维多利亚女王最宠爱的外孙女。阿历克丝在英国度过她的童年时光,并时常与她的英国亲戚住在一起。在她还是小女孩时一向乐观开朗。但在她母亲和妹妹去世后,她变得越来越沉闷和孤僻。最终,甚至到了无法接受任何人忠告的地步,包括外祖母在内。

在1884年阿历克丝12岁时,二姐伊丽莎白·费奥多罗芙娜埃拉)嫁给俄国亚历山大三世的弟弟谢尔盖大公。在婚礼上,她结识了16岁的皇储尼古拉,两人一见钟情,于是开始秘密交往。

在1892年阿历克丝20岁时,她父亲也去世了。她的长兄恩斯特·路德维希继位成为黑森和莱茵的大公。

亚历山德拉结婚的年纪在那时算是相当晚的。尽管家里的人极力赞成,她还是拒绝了爱德华七世的长子克拉伦斯公爵艾伯特·维克托的求婚。她当时已经和俄罗斯皇储秘密交往,刚开始亚历山大三世并不赞成他们的婚事,但由于他本人四子中已连丧二子(次子亚历山大和三子乔治),而幼子米哈依尚未成年,加上患有肾病,在病痛中只好忍痛答应让他们成婚。德皇威廉二世相当乐于见到亚历山德拉与尼古拉的婚事,因为这样可以把血友病的基因带入俄罗斯皇室。

相当困扰亚历山德拉的是她必须放弃路德教派的信仰,因为俄国皇后必须是东正教徒;但她最终被说服,而且后来还变为相当忠诚、甚至接近狂热的东正教徒。她与尼古拉在1894年4月订婚,亚历山大三世在那一年的11月初去世,年仅26岁的尼古拉成为了全俄国的沙皇。

回到圣彼得堡,据说人们因此流传着新皇后会带来不祥的谣言:“她跟随着棺材之后到来。”

亚历山德拉与尼古拉在1894年11月26日于圣彼得堡的冬宫结婚。他们生下五名子女:

奥尔加·尼古拉耶芙娜女大公 (1895 年11月15日 – 1918年7月17日)

塔季扬娜·尼古拉耶芙娜女大公 (1897年6月10日 – 1918年7月17日)

玛丽亚·尼古拉耶芙娜女大公 (1899年6月26日 – 1918年7月17日)

阿纳斯塔西娅·尼古拉耶芙娜女大公 (1901年6月18日 – 1918年7月17日)

皇储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罗曼诺夫(1904年8月12日 – 1918年7月17日)不幸的是,亚历山德拉是血友病带源人,这是她母亲经由维多利亚女王所遗传的。亚历山德拉将血友病传染给了最小的儿子阿列克谢。

1896年5月26日,尼古拉和亚历山德拉在莫斯科进行了奢侈的加冕典礼,正式成为俄国的沙皇和皇后。加冕典礼上出现了不祥的征兆:镶满钻石的沉重的圣安德烈勋章银链从沙皇的肩膀上滑了下来,落在地上。接着举行加冕典礼时,重达4公斤的帝国皇冠卡在尼古拉5年前被日本人砍伤的旧伤口上,让他疼痛不已。

加冕典礼后,按照传统,皇室在莫斯科郊外的霍登练兵场向民众分发礼品——男性得到印有双头鹰徽章的啤酒杯,女性得到印有相同图案的手帕。由于谣传礼物即将发完,因此引发人群拥挤,许多人跌入打靶用的掩体中,被人踩踏而死。霍登练兵场惨案的死者多达 2000多人,1万多人受伤,被视为另一项不详的征兆。当晚沙皇和皇后出席了法国大使为其举办的豪华舞会,在

亚历山德拉在俄国人民之中相当不受欢迎。对于十分迷信的俄国人来说,他们第一次看到未来的皇后是在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葬礼上,一些俄国老太太划着十 字喃喃地说“她是跟在棺材后面来到我们这里的”。许多俄国贵族称亚历山德拉为“黑森的苍蝇”。她缺乏身为皇后的魅力和社交技巧。俄国对她的冷淡对待让她相当沮丧,她宣称自己对于俄国朝廷品行和礼仪的散漫相当厌烦。与前任的皇后—皇太后玛丽亚·费奥多萝芙娜相比,玛丽亚相当受欢迎(而且当时也依然年轻),玛丽亚在朝廷里有着更高的地位。

在俄国,与一般欧洲皇室不同,皇太后的地位高过皇后,这层阴影使得家族里无法达成和谐的关系。她替沙皇生下的前四个孩子都是无法继承皇位的女儿,也使得她遭受更多批评。

亚历山德拉强烈地保护丈夫身为沙皇的地位,积极支持以独裁手段来巩固他的权利。她强烈拥护君权神授说,认为沙皇的权力并不需要争取人民的认可。

当时正值日俄战争的高峰。皇储的出生确保了俄国沙皇宝座的继承权,而亚历山德拉也达成了她身为皇后的最重要目标,替沙皇生下一个男孩。但喜悦并没有维持太久,阿列克谢被检查出罹患了血友病,而病源显然是从亚历山德拉的家族(首位带病成员正是著名的维多利亚女王)遗传过来的。

血友病在20世纪初期被视为是致命的疾病。经由维多利亚女王的女儿遗传,血友病传染了许多欧洲王室家族。亚历山德拉的次兄、以及舅舅利奥波德亲王都死于血友病;病源也经由维多利亚女王其它女儿的遗传传染给了西班牙和普鲁士王室家族。阿列克谢身为唯一合法继承人,却罹患了在当时被视为是不治之症的血友病,这个消息被俄国人作为不可告人的秘密。

亚历山德拉首先寻求俄国医生和医院以治疗阿列克谢;然而他们的治疗都失败了,亚历山德拉在沮丧之余转而将希望置于宗教和神秘力量上。其中一个人便是格里高利·叶菲莫维奇·拉斯普京,拉斯普京对阿列克谢治疗成功的原因至今仍难以解释。拉斯普京的不得人心,加上有关他的黑暗传闻使得沙皇一直与他保持距离。1912年当家族正在波兰旅行时,阿列克谢的血友病突然恶化,在大腿和鼠蹊部的出血使他可能有生命危险,这时亚历山德拉接受了一个密友的建议,向拉斯普京发出求救电报,拉斯普京响应的建议则是:阿列克谢的病况正处在最糟的时候,应该让医生们远离他使他得以自行恢复,他的建议果真生效,阿列克谢逐渐恢复了。于是从1912年开始,亚历山德拉越来越依赖拉斯普京,相信他有能力治愈阿列克谢的疾病。这种依赖增强了拉斯普京的政治权力,使他得以在稍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严重损害罗曼诺夫皇朝的根基。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改变了俄国和亚历山德拉的命运。战争由俄罗斯帝国的罗曼诺夫王朝对抗德意志帝国霍亨索伦王朝。亚历山德拉的出生地、也是她娘家的黑森和莱茵大公国,乃是德意志帝国的附庸。这使得她在俄国人民中相当不受欢迎,她还被指控与德国人勾结。德皇威廉二世也是亚历山德拉的表兄。相当讽刺地,皇后亚历山德拉和皇太后玛丽亚少数几件意见一致的是—她们都讨厌威廉二世。

沙皇于1915年前 往前线以亲自指挥军队,留下亚历山德拉掌理圣彼得堡。亚历山德拉对于处理政务并没有天份,而且时常重新指派新的大臣,造成政府一直处于不稳定而又效率低落的状态。这在国家的消耗战中尤其是相当致命的,造成军队和平民人口都无法取得适当的补给。她将心思专注于拉斯普京自私的提议,她与拉斯普京间还被广泛谣传有着性关系(但事实上并不是)。中伤她的谣言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激烈,而且她还被认为是德国派遣来俄国的间谍。拉斯普京最后终于在1916年被德米特里·巴甫洛维奇·罗曼诺夫大公和费利克斯·尤苏波夫亲王所刺杀。亚历山德拉非常钟情于沙皇,但对她的爱却夹带着强烈的操控欲和支配欲。

到了1917年,俄国已经被大战拖垮,二月革命于是爆发,迫使沙皇退位。亚历山德拉于是处于相当危险的处境,这时俄国人民已经普遍的痛恨沙皇和皇后。尽管亚历山德拉和尼古拉都是为乔治五世的表弟妹,但乔治五世察觉到他们在俄国的不得人心,拒绝让他们至英国避

在革命后成立的俄国临时政府将尼古拉和亚历山德拉全家幽禁于他们的主要住宅—位于圣彼得堡近郊的亚历山大王宫。克伦斯基的临时政府在1917年8月将他们迁往西伯利亚托博尔斯克(Tobolsk),远离首都以避免遭受伤害。他们一直待在托博尔斯克,直到十月革命爆发、布尔什维克革命夺权后,在11月他们被迁往由红军控制的叶卡捷琳堡。1918年7月16日(或17日)的凌晨,沙皇、皇后、四名女儿和严重生病的阿列克谢,包括其它几名忠心跟随的仆人和医生,被布尔什维克士兵在伊帕切夫别墅(Ipatiev house)的地下室集体枪决。

依据行刑的布尔什维克军官的笔记,在罗曼诺夫皇朝家庭于地下室被枪杀后,亚历山德拉的尸体与沙皇、子女以及仆人们的尸体,热那亚被脱去身上的衣服,衣服被集中燃烧掉。最初尸体被扔进叶卡捷琳堡北方12哩的一个废弃矿坑,但不久后尸体又被重新捞起。阿列克谢和安娜斯塔西亚的尸体被泼上硫酸,但经过试验,发现这种毁尸方法速度较慢,于是剩下的尸体被泼油焚烧,残骸肢解后,埋在一段铁路枕木的下方。

1990年苏联垮台后,除了两名子女的尸体仍未找到外(通常被认为是阿列克谢和安娜斯塔西亚),所有家族成员和仆人的尸体都被发掘出。埋尸的地点最初纪录在布尔什维克军官的笔记中,但到1990年代才得以曝光。1976年便已有两名学者秘密找寻埋尸地点,成功发现主要的尸体埋藏处,但由于当时的政治 环境而没有公开,将土堆埋回原处。

直到1991年,其中一名学者在叶利钦的支持下,召集考古学家和科学家小队一同发掘出所有尸体,并对所有骨骸实行进一步的鉴定。DNA测试是鉴定尸体的主要手段,经由采自菲利普亲王(亚历山德拉大姊的外孙)的血液样本以鉴定他们的DNA。尼可拉的尸体则由他弟弟的样本获得鉴定。在经过几年鉴定后,在他们被处死第80周年的1998年,亚历山德拉、尼古拉和他们子女(除了尚未发掘出的阿列克谢和安娜斯塔西亚外)被重新隆重地埋葬于的大教堂中(俄罗斯东正教并不承认那些遗体属于罗曼诺夫家庭的)。

在2000年,亚历山德拉与尼古拉、他们的子女,以及在俄国革命时被害的其它几名王室成员一起,被俄罗斯东正教会封为殉道圣人。

2008年,俄罗斯最高法院为末代沙皇一家“平反”,称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家族惨遭灭门是当时政治运动的牺牲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