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黑死病事件

在1770年末,莫斯科便出现了瘟疫蔓延的痕迹,而到了1771年春,疫情则如洪水猛兽一般不可控制。

面对突如其来的灾情,莫斯科当局手立刻行动,先关停了所有室内公共浴池,将大量病人强制隔离,同时拆除了所有可能疫情源头的庄园和仓库。可是这些防疫措施执行得过于慌忙,导致大量民宅庄园被误拆。

受到各种谣言的影响,莫斯科市内的工厂、商店、集市和学校等等公共场所与设施也相继歇业,杜马贵族们各自外出避难,大部分莫斯科市民们却发现食物都很难买的到。

得不到救助和赔偿的百姓们最终开始群情激奋,绝望的他们开始自发集合起来反抗当局的防疫措施。

1771年9月初大量的流言开始盛传莫斯科将爆发起义,莫斯科大主教也受此影响,亲自出面劝说民众不要随意冲击位于教堂的疫情隔离群,并向他们解释原理,可是大部分莫斯科市民们并不买账,并因不信任大主教的说辞而更加狂怒。

9月15日,莫斯科局势终于彻底失控,在阵阵警钟声中,莫斯科市民汇成人流冲向了红场,推搡赶来的军人,冲击克里姆林宫。

最终在可怕的骚乱中,莫斯科大主教所在的丘多夫修道院被毁,他的地下酒窖也被人发现,但本人还是十分狼狈地逃了出来。

9月16日,暴乱市民的人数不断增加,他们很快又焚毁了一座大教堂,破坏了两处位于其中的隔离区,而这一次莫斯科大主教没能逃脱合围的暴徒,惨遭折磨致死。

当天下午,暴乱者再次汇集到克里姆林,他们向军队喊话,要求对方投降,在被拒绝后对克里姆林宫进行了强攻,但很快近卫军击败。军队的长官耶罗普金深知莫斯科当局的错误,出于对市民的同情他只让军队对空鸣枪来驱赶人流。

次日市民在此集结到军队面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kw2000.com/,热那亚要求释放前一日被俘的抗议者并且撤除所有防疫隔离区。俄军一方依然尽力保持着克制,他们尝试继续安抚和疏散群众,热那亚但双方很快还是爆发了冲突,俄军不得不进行强制,当天一共三百人为此被捕。

俄罗斯政府在意识到局势的严峻后也展开了补救,叶卡琳捷娜女皇的当朝红人之一,格里戈里奥尔洛夫很快受命来到莫斯科,领导一支特别委员会展开对局势的平息。

在了解情况后,奥尔洛夫的委员会迅速改善了莫斯科的食品供给,叫停了焚毁感染源的措施,将公共浴场重新开放来安抚民众。随着生活秩序回复,莫斯科民众被委员会重新安排到原来工作岗位上。

在稳定人心的同时,委员会依然没忘记追查煽动暴乱的末后黑手,最后有四名主谋被当局处死,165名成人和12名青年人被判刑。

这些软硬兼施的手段加上逐渐转寒的天气,暴乱渐渐偃旗息鼓,可是黑死病仍然不会停止肆虐,最终共计有二十万人死于莫斯科的疫情。

有趣的是,暴乱中被敲响的警钟也被叶卡琳捷娜视为不祥,她命令刽子手将警钟的钟锤切下,使其无法再次钟鸣,这也成了骚乱中最后一位被处刑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